您现在的位置: 宁波国家高新区实验学校 >> 学校特色 >> 书香校园>>正文
回眸2016我的读书故事
作者:罗树庚   编辑日期:2017/1/8 15:04:27   点击数:

 回眸2016我的读书故事

阅读是我的一种生活常态。2016年,我的阅读轨迹又是怎么延展的呢?2016的最后一个夜晚,望着书房左右两侧码着满满当当图书的书架,我的思绪就像快进状态下的影像,闪动着一帧帧图像。

订阅的《青年文摘》《思维与智慧》《小学语文教师》等期刊,随着时间的推移,书架上越排越多。一年来,通过它们,我和着时代的节拍,享受着醇美小品文带给我的阅读幸福。这些期刊,我都是利用边边角角的碎片时间浏览完的。开车时,我会带着一本期刊,遇到等红灯的时候,浏览一小段。有了这个习惯,等红绿灯,再也不会心浮气躁,患路怒症了。犯困时,随手拿起一本,随便翻一页,几百字的小品文,几分钟就看完了。借助这种阅读方式,我适时让思维切换,既是休息与调节,又似呷一口清香四溢的绿茶,滋养了身心。

如果说期刊阅读,让我紧跟时代,不至于落伍,那么经典咀嚼,则让我保持思辨,不至于迷失。2016年,在经典阅读中,我啃下了中国海洋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朱自强教授的《小学语文儿童文学教学法》一书。这本书太厚了,将近500页,像块砖头。而且,完全颠覆我原有的认识。朱自强教授提出的“建构论”语文观,是对叶圣陶、吕叔湘、张志公三位语文教育家“工具论”的反思与批判。从教近30年,工具论早已经深入我的血液与骨髓。因为这本书,让我接触到“建构论”。阅读过程中,那种矛盾与纠结,迷茫与困顿,让我很是难受。但我深知,这种独树一帜,与传统观念相左的论著,对于一个老教师来说,是需要的。因为它的颠覆性,会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。它是有助于我们批判、质疑精神的培养的。我们每个人就像一杯水,如果不懂得及时倾倒,新鲜的清流是注入不进已经满溢的水杯的。阅读这本书,让我想到了去澳大利亚的旅行。我一直生活在北半球,脑袋里已经形成定式,房间朝南好,所以,我们见到的房子绝大部分都是坐北朝南的。可是,到了澳大利亚,因为地处南半球,他们的房子朝向和我们刚刚相反,绝大部分都是坐南朝北的。啃这样在哲学层面、理论层面独树一帜的论著,过程是很艰涩的,但读完之后,人是会有醍醐灌顶之感的。这种阅读感受,没有啃过艰涩、深奥的“大部头”的人,是很难体验到的,很难理解的。

回眸2016,我因为受到著名特级教师郭学萍老师的影响,阅读的轨迹开始发生转变。在我的阅读视野里,现代诗、儿童文学一直极少涉猎。20164月,我有幸和郭学萍老师一道前往云南蒙自上公开课,郭老师在公开课上对学生说的一句话深深地震撼了我。她对孩子们说:“我不敢保证你们读过的书,我100%读过,但我可以毫不夸口地说99%一定读过。”我终于找到了郭学萍老师课上得好的原因了。要想与孩子同步,要想走近儿童,必须广泛阅读儿童文学、儿童诗。从云南蒙自回来,我开始了儿童文学、儿童诗的阅读之旅。这一年里,我差不多读完了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纯美小学系列的全部。特别是他获得国际安徒生奖之后首部长篇力作《蜻蜓眼》,我读了一遍又一遍。我感叹曹文轩老师的文字拿捏水平,我被他描述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。很多人对儿童文学不以为然,读了曹文轩的作品,不仅会让我们对曹文轩肃然起敬,还会让我们对儿童文学肃然起敬。

期刊阅读,让我紧跟时代的节奏;经典品读,让我在反思中前行;阅读儿童文学,则让我不忘初心,永远保持一颗童心。回眸来时路,我选取这样三帧图像描摹自己的2016阅读轨迹,感觉自己还不是一名真正的阅读者。在这个20162017交汇的冬夜,盘点阅读的点点滴滴,是为了做一名更好的阅读者,是为了明天新年未知的远方。在这个繁星满天的深夜,望着星空,我许下愿望,遇见——好书,让它照亮我前行的路。

 

(宁波国家高新区实验学校  罗树庚)

 

上一条:
下一条: